社区团购走向十字路口 下半场竞夺加速
钟楚涵,蒋政 2022-06-13 来源:中国经营报
日前,上海地区的抗疫保供,让社区团购火了起来。

日前,上海地区的抗疫保供,让社区团购火了起来。记者了解到,疫情管控期间用户购物行为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其中社区团购业务迎来热度。许多此前没有接触过社区团购的用户开始体验社区团购,并且与团长建立了信任。

社区团购热度并没有随着疫情的有效控制而结束。记者所在的上海某小区团购群,虽然居民开始多渠道比价,但团购仍在继续。记者从多名行业人士处了解到,在上海、郑州等地,社区团购业务的订单数量对比疫情之前有所上升。

社区团购热度不减

初美优选CEO梅鹤斌在此前上海疫情期间成为了一名社区团购团长。在此之前,初美优选是一个主要经营鲜花、美妆的社区团购平台,疫情发生之后,梅鹤斌迅速和拥有上游生鲜资源的朋友一起开始提供生鲜社区团购服务。

“最开始没有想很多,就想着帮助我们公司周围的几个小区买菜。我们从4月1日开始做金水湖社区,到4月中旬时已经覆盖了整个金山区。在前期,是我们自己的员工当团长,之后我们作为桥梁,将其他的社区团长和供应商进行对接继续为居民服务。目前已经在上海覆盖了15个区,有两三千个团长在做这个事。”梅鹤斌表示。

位于河南的社区团购平台有井有田原本以经营冻品和水果为主,疫情期间,有井有田开始为解决老百姓生活需求而卖更多产品。有井有田创始人王守仁向记者表示:“在今年5月3日至10日期间,产品销量大概是平常时期的3倍。在配送频次上,平常时期我们每天发一班车至两班车,疫情期间每天会发三至四班车。在sku上,也从平时的300个上升至500个以上。”

在北京地区,根据媒体报道,北京凯宾斯基饭店推出社区团购业务,将外卖菜单进行调整之后配送到社区。数名北京地区居民向记者表示,感觉当地社区团购并没有出现明显的火爆。和弘咨询总经理文志宏向记者表示:“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北京在物资保供应方面做得非常好,商超的生鲜食品供应非常充足。”

兴盛优选方面向记者表示:“从全国整体的数据来看,今年3至5月,公司合作的门店店均订单量较疫情前环比增长了30%左右。生鲜、米面粮油等民生商品和防疫类产品增幅明显。”

对于以上行业现象,王守仁认为:“在正常时期,消费者采购生鲜的渠道80%是通过菜市场超市等线下渠道。疫情期间,线下的渠道被阻断,原本线下的销售量都转移到线上渠道。实际上,疫情期间不只社区团购销量增长,其他线上渠道比如商超的线上业务也在大幅增长。”

商超入局

记者注意到,商超零售企业也进入了社区团购领域。据了解,在此前上海疫情期间,家乐福、盒马、山姆会员店、叮咚买菜等企业也推出了团购业务。

6月2日,家乐福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面对疫情反复,在上海、广州、长沙、沈阳、北京地区,家乐福小程序上线了社区集单购业务,打通‘最后一公里’,保障居民的民生必需品高效供应。目前,家乐福社区集单购小程序已经覆盖所有家乐福门店所在城市。截至目前,家乐福社区集单购订单量增长了300%、客单价等增长了100%。”

对于防疫形势好转之后社区团购业务销售量的持续性,家乐福相关负责人表示:“防疫形势好转之后,家乐福的团购业务的订单结构基本恢复到疫情前。相较于疫情期间旺盛的民生商品消费,目前消费者的购物选择更加多样化。”

在未来,部分商超零售企业将继续经营社区团购业务。家乐福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家乐福将保留社区团购业务,并且把社区集单和团购功能合并,作为日常化运营。接下来,家乐福将会在集单购中加入团购功能,集单购业务可以享受特别权益,同时还会针对用户的喜好不断开发新商品。”

盒马方面提供的资料显示,“流动超市”将被保留下来。据了解,“流动超市”是以社区为单位的集体采购,相当于把社区所有个人订单合并成一个大订单,盒马在接到需求后会让社区居委会、团长筛选商品。此外,盒马还将增设社区团购储货服务,即以盒马X会员店为先导,每周向小区开放一次大包装商品的团购,主打性价比。

文志宏认为:“过去很多商超零售企业也在做社区团购,但是规模都不大。在疫情背景之下,社区团购的需求放大。”对于商超零售企业做社区团购业务的优劣势,文志宏认为,商超本身的产品十分丰富,拥有供应链基础,另外,消费者对于商超原本就有信赖。但在配送和最后一公里的服务上,很多商超还是较薄弱。“我认为商超进入社区团购领域的空间很大,但需要把短板补齐,即把到家服务的能力补上来。”

挑战仍存

6月6日,距离上海进入全面恢复全市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已有数日,在记者所在的小区团购群里,团长提供商品链接、居民陆续付款的团购仍在继续。但随着上海市民陆续复工以及购物渠道恢复多样化,上海社区团购热度可能会有所回调。

6月7日,记者注意到,在社区团购群中,已经有居民开始比价。有小区居民表示,对于团长所发的一款产品的团购价格,附近便利店价格更加优惠。

“社区团购业务核心是信任。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当然有人退出了社群,但剩下的人还是很多的。其中重要的是信任以及产品的品质,如果每次产品品质都好,同时性价比也可以,那用户就会留存下来成为老用户。”梅鹤斌对记者表示。

6月8日,一名上海地区消费者表示:“解封之后我也会在小区团购群里继续团购水果,因为疫情期间在团长那儿买过几次,品质、价格都比较合适。另外,由于目前快递还不能进我们小区,购买水果还需要从外面自己搬进小区,而通过团购的方式,团长会直接将货物送到楼下,会更方便。”

王守仁则表示,在郑州地区,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平台的订单数量对比疫情之前依然是增长的。“现在的订单量和疫情之前对比有所增长,主要还是因为此前长时间在产品、服务上的积累。有了这些积累才能让用户留下来。”王守仁表示。

就社区团购模式而言,北京京商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曾对记者表示:“社区团购模式解决了两个问题:一是在有限的区域里面,有相当规模的销售能够支撑其冷链物流的成本,具备了规模经济。二是在社区团购模式中,用户都是提前预订,因此生鲜并不会停留太久就直接到达消费者手中,导致生鲜停留在末端环节的损耗率大幅度下降。”

对于社区团购的未来,王守仁认为:“因为社区团购是做熟人以及半熟人的生意,而北上广深居民彼此之间社交并不多,所以社区团购模式更适合二三线城市。”

梅鹤斌则认为,高端生鲜的社区团购或许是有未来的。“高端水果、地标性美食、高端牛羊肉等是可以做的,我们做过测试,这些还是可以赚到钱的。”

经济新闻网 中国经济浅析 中国经济现状分析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