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寒冬"依旧:商誉减值阴霾未散 12家公司9家预亏
vicky 2020-02-09 来源:中国网
从数据来看,影视行业在2019年仍未走出寒冬,亏损的影视公司进一步增多,已公布业绩预告的12家公司中,有9家亏损,除了长城影视、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和当代东方为连续两年亏损外,新文化、欢瑞世纪(维权)、北京文化、华策影视、万达电影均为近年来首度亏损。

2020年春节前夕,影视公司接连公布了2019年业绩预告。

从数据来看,影视行业在2019年仍未走出寒冬,亏损的影视公司进一步增多,已公布业绩预告的12家公司中,有9家亏损,除了长城影视、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和当代东方为连续两年亏损外,新文化、欢瑞世纪(维权)、北京文化、华策影视、万达电影均为近年来首度亏损。

截至2月6日,金逸影视、横店影视等院线公司尚未公布2019年业绩预告。此次新冠肺炎“黑天鹅”之下,多地电影院被迫关闭,院线在一年中赚钱效应最好的春节档期遭遇滑铁卢,带来的损失难以估量。

12家影视公司9家亏损 万达和华谊均亏损超30亿元

新浪财经整理发现,已公布2019年业绩预告的12家影视公司中,2018年仅有5家亏损,亏损额最大的为当代东方,2018年亏损16.01亿元;2019年亏损公司上升至9家,新增5家亏损,分别为新文化、欢瑞世纪、北京文化、华策影视和万达电影,其中2018亏损10.94亿元的慈文传媒2019年预计扭亏为盈,盈利1.6-2.1亿元。

引人瞩目的是,万达电影2019年预亏33-45亿元,华谊兄弟预亏39.7亿元,成为已公布公司中亏损额最大的两家。而长城影视、当代东方、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则将连续亏损两年,前二者将在2020年被ST,创业板上市的华谊兄弟和唐德影视虽不直接面临ST的风险,但若2020年继续亏损,则会面临暂停上市的局面;

一片亏损中,慈文传媒、光线传媒、芒果超媒成为目前已公布业绩预告中不多的盈利公司,慈文传媒扭亏为盈,芒果超媒则表现优异,对比去年净利润进一步增长,为仅有的业绩同向上升公司。

受业绩拉动,芒果超媒在2019年开市后的第二天,2月4日即强势反弹直接涨停,2月6日盘中,芒果超媒再度拉板,最终收涨8.4%。

影视

大幅亏损多因计提巨额商誉减值准备 应收帐和存货减值压力同样不容小觑

从各家影视公司业绩预亏的公告来看,商誉减值依然是各大影视公司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

万达电影在公告中表明,本报告期净利润亏损,主要原因之一为公司拟对并购的影城、时光网、慕威时尚(已更名为北京万达传媒)、 Propaganda GEM Ltd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合计45-55亿元。若扣除该影响,2019年万达电影预计盈利10-12亿元。

类似的,华谊兄弟虽未披露具体的商誉减值准备数额,但也在公告中提及,公司拟对长期股权投资、商誉及其他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导致资产减值损失有较大幅度的增加。

从整理的数据来看,除华谊和万达外,在业绩预告中披露计提较大商誉减值准备的还有北京文化和华策影视,分别将计提约13.7-14.7亿元和8.4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此外,新文化、长城影视、光线传媒也纷纷在公告中提及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对2019年度业绩的影响。

对比2018年和2019年各影视公司的商誉,新浪财经发现,2018年亏损的5家公司(长城影视、慈文传媒、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当代东方)当年均计提了较大金额的商誉减值准备,导致2019年三季度的商誉余额对比去年同期有明显的下降,2019年面临的商誉风险明显降低;而本年度新增亏损的新文化、北京文化、华策影视和万达电影,2019年三季报所示的商誉金额分别为9.3亿元、15.88亿元、12.7亿元和134.53亿元,对比2018年三季报商誉金额几乎没有较大变更,这些公司均在2019年开始释放高额商誉风险。

2015年和2016年各影视公司高溢价并购动作不断,由此积累了巨额的商誉,后因行业下行,受“限薪令”“限古令”等政策影响,并购资产业绩表现不及预期,2018年和2019年的亏损便是为之前的激进并购买单,部分公司在2018年已经计提商誉,释放风险,轻装上市导致业绩出现向好的趋势(如2019年预计扭亏为盈的慈文传媒),部分公司在2018年并未计提商誉,延至2019年计提则导致2019年预计巨额亏损(如万达电影)。

对此,交易所接连对万达电影、华谊兄弟、新文化、欢瑞世纪、北京文化、华策影视几家公司发出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业绩大幅亏损的原因、计提大额商誉减值的原因和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商誉减值调节利润的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大额计提之后,万达电影和华策影视账面商誉仍然较高,万达电影账面商誉粗略估算仍超过80亿元,华策也近4亿元,未来依然需要注意相关风险。

此外,因为影视行业整体下行趋势未改,应收账款和存货减值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数据显示,欢瑞世纪同样为2019年新增亏损的公司,但账面并无商誉因此并未计提商誉减值。欢瑞在公告中解释亏损的原因称,2019年影视行业仍然处于规范化调整期,播出环境和市场需求发生了新的变化,因此公司对预计收入和资产进行了审慎评估,计提了3.31亿元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和2.69亿元的存货跌价准备。

另外,2019年曾出品爆款电影《流浪地球》的北京文化也在业绩公告中称,2019年计提了应收款减值准备4.4亿元、存货跌价准备4000万元。

院线因疫情遭遇重挫 春节档集体撤档损失难以估量

目前,除万达电影外,横店影视、中国电影、上海电影、金逸影视等院线公司尚未公布2019年业绩预告。从2019年三季报数据来看,各大院线公司业绩均有明显下滑。横店影视三季报净利润2.6亿元,同比下降19.4%,金逸影视三季报净利润1.05亿元,同比下降24.17%,中国电影三季报净利润8.74亿元,同比下降32.67%。

值得一提的是,多家院线公司净利润明显下滑,却并不是因为2019年全年票房的不景气;恰恰相反的是,2019年全年中国电影年度总票房达642.66亿元,较2018年的609.76亿元同比增长5.4%。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横店影视曾在2019年半年报中提到,2019年上半年头部影片缺数量、中尾部影片缺质量,虽然涌现了《流浪地球》《复仇者联盟》等高票房大片,但中腰部影片整体表现不及去年同期;同时,院线市场集中度继续提升,头部效应增强,底部院线继续出清,影市不景气,产业终端的影院经营承压,收益下降,导致影院关门潮加剧。

从数据来看,2018年横店影视电影放映业务的营业成本便已超过营业收入(营业收入为20.3亿元、营业成本为21.5亿元),毛利为负,利润基本来源于卖品业务(毛利率76.8%)和广告业务(毛利率99.88%);同样做电影院生意的金逸影视也面临相似局面,2019年上半年电影放映毛利率仅8.1%,广告服务和卖品的毛利率则分别为98.67%和57.57%。

雪上加霜的是,由于2020年春节肺炎疫情影响,包括《唐人街探案3》《囧妈》《夺冠》《姜子牙》在内的多部春节档电影集体撤档。疫情爆发前,业内人士曾预估2020年春节档票房将达到80亿元,后因撤档和影院关闭等因素叠加影响,2020年大年初一至大年初七,全国影院总计仅收获2357万元票房,对比2019年春节档7天总计59.05亿元的票房,下降明显。这直接导致院线约三分之一的票房分账收入化为乌有,若按预估80亿票房计算,仅这块损失就接近27亿元。

此外,由于临时撤档,多家影院已准备好爆米花、饮料等卖品,如今影院重开时间未知,本是利润大头的卖品遭到囤积,极有可能过期报废。

同时,影院还面临着租金成本和人力成本等开支。

万达电影曾发布消息,1月25-2月29日,万达旗下全国323个已开业万达广场,租金物业费全免,预计免租额度高达30-40亿元人民币;但对于非万达广场的影院来说,目前并未有免租消息传来,金逸影视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物业管理费和租赁费合计约3321万元,即一个季度约为1660万元,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人力成本方面,按2019年半年报来看,横店影视上半年应付职工薪酬的增加额为2.35亿元、万达电影为11.8亿元,金逸影视为1.33亿元,合计约15.5亿元,即单季度应付职工成本约7.75亿元。

2003年非典期间,电影院也曾出现影片撤档、影院关门的情况,但彼时春节档的概念尚不明确,行业整体仍处于起步阶段;近年来,春节档这一档期越来越受到片方、院线的重视,不少重磅级电影都会选择在春节档上映。2018年和2019年春节档票房分别为57.71亿元和59.05亿元,分别占全年总票房的9.5%和9.1%,春节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2月6日晚,中国电影发布公告,称经测算公司下属控股影院在2019年春节期间合计实现票房1.44亿元,占2019年全年实现票房总额的7.94%。

中原证券在行业研报中称,春节档消失对2020年电影行业影响相对较大,电影行业规模可能首次出现下滑,对于渠道方来说,在行业竞争愈发激烈、单银幕产出连年下滑的情况下,再面临春节档缺失的困境,预计院线与影院的洗牌速度或将加快。在疫情彻底结束之前,电影院的关停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即使是在疫情结束后的短期时间,消费者的回避心理还可能会继续影响前往影院的欲望。

产业经济网 中国经济分析 产业经济

部分文章转载自互联网,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信息,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 高幸投资微信公众号

    高幸投资
    微信公众号

  • 高幸投资微博公众号

    高幸投资
    官方微博

  • 高幸投资理财师微信号

    高幸投资
    理财师微信号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0%的人喜欢